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首页>>精神文明>>正文
周志美用爱抚平伤痕
——记姚关镇大岭岗村村民周志美
2016-06-30 15:34     (点击数)

 

姚关镇大岭岗村村民周志美,做梦也没想到她突然就成了名人。“不计前嫌,可敬!”“伟大的女性!”“人间大爱,社会需要这样可亲可敬的人”……网友纷纷点赞。  

这源于她两年前做出的一个决定:抚养杀死丈夫的仇人家的儿子,用爱抚平伤痕。  

带着伤痛   她无奈离开  

2012年中秋,周志美过的很忐忑。在临沧打工的她让女儿给爸爸胡信然打电话,却一直联系不上,询问叔伯弟兄也没结果。她隐隐觉得,丈夫可能出事了。  

1988年,16岁的周志美遇到来临沧打工的胡信然,相处3年后,周志美跟随他嫁到大岭岗村。  

婚后,一双儿女的相继出生,给周志美的生活带来无尽欢乐。后来,胡信然连续3次的中风彻底改变了一切。 “他整天无所事事,到处找酒喝,没钱了就在我的小卖部赊账。”大岭岗村72岁的村民杨金山说,“账是周志美掏光兜子还上的。”  

病情好转后,胡信然干不了重活,没事做的他脾气越来越差,酒醉后,经常跟周志美吵架,甚至动手打她。  

2010年,忍无可忍的周志美离开大岭岗村回了临沧的娘家,帮别人砍甘蔗、种菜、翻地,一天有50元的收入。周志美谋划着,挣点钱攒着给丈夫做生意,有事做也许他的脾气会好些。  

然而,周志美没有等到这一天。在请朋友帮忙找胡信然一无所获后,周志美从临沧急忙赶了回来,而迎接她的是院子里 1多高的杂草。  

周志美发动亲戚邻居四处寻找丈夫的下落,仍然没有任何踪迹。第二天傍晚,5岁的小侄子阿龙悄悄对她说:“五大爹回不来了,他死了,三大爹用棒棒儿、家爹用锄头,把他打死了。”  

胡家兄弟5人,老大老二早年因病去世,老五胡信然与三哥、四哥向来不和。20127月,胡信然在家喝过酒后,与三哥胡品然因用水问题发生争吵,住在隔壁的四哥胡盈然听到吵架声,便出来和三哥一起教训弟弟。争执中,胡盈然失手用锄头把胡信然打死了。  

这一切被躲在院子外石榴树下的阿龙看到了。后来,警方根据阿龙的描述找到了胡信然化为白骨的尸首,骨架的下半截已被洪水冲走了。  

阿龙的父亲胡盈然因故意伤害罪被判了12年,胡品然也被判了两年半。两年过去了,周志美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也不愿相信丈夫是被两个哥哥打死的。“不管怎么说,他们是亲兄弟啊,怎么能对自己的弟弟下手。”她喃喃地说,“夫妻一世,不管他平日里怎么对我,我还是要让他好好地来,好好地走。”在乡亲们的帮助下,周志美按照山村里传统的习俗,料理了丈夫的后事。  

一个月后,周志美医治好生病的婆婆,她做了一桌饭菜,对前来的亲朋好友和村民小组长说:“家里太困难了,我要去临沧打工,这一老一小就暂时交给乡亲帮忙照顾了。”  

第二天,周志美便离开大岭岗去了临沧。“村里人都觉得,她这一去肯定不会再回来了。”大岭岗村党总支书记杨龙洲说。  

带着牵挂  她两次归来  

半个月后,周志美带着大包小包的零食回来了。她心里始终放不下施甸的婆婆和侄子。  

回到家里,眼前的场景让他心疼不已。婆孙俩住的屋子杂乱不堪,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。  

见周志美回来,婆婆老泪纵横地拉着她的手不放:“你走了,家里连个能做事的人都没有,我跟阿龙喂猪喂不了,提水提不动。”  

几天后,周志美帮婆婆收拾好房间,喂好猪,在鸡槽里放满饲料,她又不得不回临沧了,临走时她塞给婆婆300元钱。  

过了10多天,在乡亲们疑惑的目光中,周志美又回来了。“阿龙8个月大的时候他妈就离家出走了,大人有错,孩子却是无辜的,婆婆年龄又大,我在临沧做梦都想着他们。这次回来就不走了,好好照顾他们。”  

她张罗着赊来砖头、水泥,重新翻修房子,很快,一个破败不堪的老屋焕然一新。她又到街子上买来鸡仔、猪崽,3口人开始了新的生活。她就靠着10多亩地,几棵核桃树,几头猪、10多只鸡,养活着全家。  

从小失去母爱的阿龙,最喜欢粘着叔妈,周志美下地做活时,他也经常在后面跟着。“叔妈对我最好了。”现在,懂事的阿龙经常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。  

“她刚40岁,年轻又能干,在临沧找个好点的人家过日子肯定没问题。谁知道她又回来了,还照顾仇人的儿子,真了不起。”邻居杨玉华说。  

乡亲们发现,周志美回来后,阿龙就像变了个人,衣服永远是干干净净的。  

每次周志美去赶街,不管钱多钱少,她都要带回来一些好吃的给婆婆和阿龙,周志美从街子上赶回来时,远远就看见婆婆扯着阿龙在村口等候着她。  

去年农历2月,婆婆去世前,拉着周志美的手说:“老三老四对不起你家,你还对我跟阿龙这么好,你真是良心好啊。”  

还是牵挂   她视侄如子  

2014年九月,阿龙上学了,当阿龙做作业时,周志美就握着阿龙的手教他写简单的数字,一边写一边让他大声读出来。“只有边写边读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。”周志美很有心得,“在家把他教好了,到学校学习他才更有信心。”  

周志美也担心,她自己没上过学,等阿龙上了高年级她就教不了了。她希望阿龙能好好学习,以后走出大山,多看看外面的世界。  

去年,周志美为阿龙落户的事同样折腾得够呛。因阿龙的母亲离家出走,其父一直没给他办过户口,现在又被关押在监狱,阿龙的户口一时成了难题。办不了户口就上不了学,周志美很着急上火。  

为了证明阿龙的身份,周志美多次带着阿龙到监狱找胡盈然做亲子鉴定。前后奔波了一个月,花费4000多元,终于把阿龙的户口办成了,周志美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。  

阿龙所在的大岭岗小学,离家只有10分钟的路程,但学校规定要上早晚自习,所有学生必须住校,这让周志美很不习惯。“阿龙最喜欢跟我睡,他这一走就剩我自己,心里空落落的。”  

周志美还担心,阿龙睡觉不踏实,老蹬被子,一夜要帮他盖几次,在学校就没人帮他盖了,秋天了,容易着凉。周志美曾找过学校的老师,要把阿龙晚上接回家睡,第二天一大早再送回学校,因老师没同意而作罢。  

村里人都没想到,分别失去了亲人的两个人又形成了一个家。更没想到,自小长在一个残缺家庭里,整日灰土土脸像野孩子一样的阿龙,如今日日穿着干净的衣服,背着新书包和其他孩子一样在校接受教育。  

 

    
上一条:留守有憾 大爱无疆
下一条:十年修得一枝绿
关闭窗口
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新浪微博 网易微博 飞信